重庆高校美女院长调研残障大学生:三个刻板印象阻碍TA们高等教育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18-01-07 02:45

“TA竟然可以读大学啊,太不可思议了!”

34岁的李欢作为重庆西南大学特殊教育学院的副院长,在向别人讲诉一些残障大学生的励志故事时,却常常听到这样的感叹,每当此时,她心里就会百感交集:“残障大学生始终活在许多人的有色眼镜下。”

近日,她开始着手一份“关于残障大学生的刻板印象方面的研究”,她希望通过这份报告,让大家正视残障大学生群体。

李欢

研究初衷:残障大学生数量很少

1月4日下午,记者在西南大学教育学部特殊教育学院的办公室见到了李欢,她的工作非常忙碌,但她却依然启动了这份“关于残障大学生的刻板印象方面研究”,她说,预计今年7~8月份完成该报告初稿。

李欢说,我国的残疾儿童类型包括盲、聋、肢残、自闭症、智力障碍以及脑瘫等多种类型。但是,在我国大陆地区,仅有盲、聋、肢体残疾三类学生能够有机会进入大学。她曾做过数据收集,在我国大陆地区,2016年全国仅招收9000多名残障大学生,且近年来增长趋势并不明显。像西南大学,据不完全统计,残障大学生大约只有10名。

李欢通过数据分析还发现,适龄残疾学生接受高等教育的比例仅为1.79%,而普通人接受高等教育的比例则接近45%。

李欢介绍,国家特殊教育体系不断完善,有关残疾人高等教育的法律法规等保障政策不断出台,对于残疾人来说,高等教育的大门看似敞开,却依然有很多残疾人止步门外,这或许与大众对这类群体的各种“刻板印象”有关。

那些困扰他们的刻板印象——

刻板印象1:被父母认为“不可以”

李欢说,对于有的父母来说,当发现欢欣迎来的孩子身患残疾以后,他们自身便陷入了绝望之中,认为这个孩子这辈子都“不可以”了,除了日常起居的照顾之外,不会对孩子的教育抱有期待。迎来二胎政策开放后,甚至有的父母将全部希望寄托在了迎接健康的二胎上。“这样一来,残疾孩子的未来,就相当于提前就被父母放弃了。”

解读:李欢表示,我国每个城市、甚至每个区县都有特殊教育学校,比如重庆就有36所特殊教育学校,这些学校可以让孩子接受很好的特殊教育,通过自身努力,部分学生还能参加高考,考试中还能为残障学生提供合理便利,比如盲生可以有盲文试卷等。

刻板印象2:被他人认为“差一些”

李欢说,自己有一位学生小花(化名),她的一只手臂有残疾,学业却非常优秀,且表达能力非常强,但小花还是常常被一些“她不行”、“她做不到”等类似偏见所伤,时常黯然落泪。最近,该同学凭借自己出色的专业能力,和其他普通大学生PK,成功竞聘成为了深圳市龙华区一所小学的教师。

李欢表示,很多残障大学生即便进入大学后,通常非常勤奋努力,表现优异,但是生活中还是容易被他人认为“差一些”,这种被看低一等的感觉会给他们带来很大的困扰和痛苦。还有的人在与残障大学生交往过程中,总是以同情作为主导情绪,将残障大学生的“残疾”无限放大,完全掩盖其他方面出色的能力。

解读:实际上,残障大学生更需要的是平等与尊重,这样的环境才能让他们更加自如、自在的奋斗与学习。

刻板印象3:大众眼中的“读书无用论”

李欢说,在很多人看来,残障大学生即便完成学业,未来也无法自立,离不开父母、亲人的照顾,甚至很多父母会终极焦虑:“要是我不在了,我的孩子该怎么办?”

因此,这也导致很多人都觉得残疾人并没有必要去浪费精力接受高等教育。

解读实际上,很多残障大学生不仅意志力更为坚强,学习更为勤奋以外,还在某些方面强于普通大学生,比如盲生在音乐的感知力更强;听障人士视觉专注力更强等……“通过教育,他们可以成为一些领域不可多得的人才。”

感言:残障大学生的未来,离不开大众的支持

李欢说,此前,她原本是北京大学医学专业的学生,2006年,她参加了一次红十字学会义诊时,接触了很多残障儿童,发现很多家长都迷茫于如何教育自己的残障孩子,他们无助、迷茫甚至绝望,她也了解到特殊教育领域对于专业人才的缺乏,2007年,她毅然转至北师大的特殊教育专业硕博连读,2012年进入西南大学特殊教育学院。

“希望通过这份报告,可以让更多人对这个群体有更清晰的认知。”这么多年致力于特殊教育的研究,她越来越感觉到,特殊教育的发展不仅仅是家长、老师、学校的事情,更离不开每一位普通大众的接纳、支持与尊重,为他们创造出真正的“无障碍社会环境”。

重庆晚报慢新闻APP,全心关注重庆,深度解读重庆,名家名记名专栏齐聚,做最有重庆特色的小、精、深原创客户端。并且还能加入重庆晚报抗癌爱心互助会,为家人健康做一个保障哦!苹果商店及部分安卓商店可以下载。

——END——

慢新闻-重庆晚报记者王薇/文受访者供图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